您的位置:      首页  /  云光中被判,内蒙古煤炭“四虎”...
云光中被判,内蒙古煤炭“四虎”云光中、邢云、白向群、云公民背后的政商魅影!
2020-11-17 18:44:40
摘要:刚刚落马的刘宝华不仅与晶澳科技实控人勒保芳是同乡,均来自河北晋宁,这位长期主管电力的局级干部,还与白向群、邢云、云光中和马明等4名副部级老虎有过交集。

11月1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中管干部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马明严重违纪被双开。在此条信息之下,则是有着内蒙古煤炭“四虎”之称的云公民被开除党籍的通报,发布时间是9月30日。在这两条信息之上,10月17日官宣的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宝华被查的通报赫然在列。

\

        据了解,刚刚落马的刘宝华不仅与晶澳科技实控人勒保芳是同乡,均来自河北晋宁,这位长期主管电力的局级干部,还与白向群、邢云、云光中和马明等4名副部级老虎有过交集。
        2014年7月至2015年7月,刘宝华在内蒙古挂职期间,曾与白向群、邢云、云光中、马明4名副部级老虎共事。刘宝华在内蒙古挂职的那一年,马明、云光中、白向群均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邢云任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随后,2018年至2019年,白向群、邢云、云光中、云公民等煤炭“四虎”,以及马明相继被查。

\

        据了解,截至发稿时,除了云公民之外,白向群、邢云、云光中等煤炭“三虎”已相继被判刑,最近被判的是云光中,贪腐数额可谓是触目惊心。
        云光中贪污受贿超9400万,被判14年

\

        2020年11月3日,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受贿案,对被告人云光中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五十万元;对查封、扣押在案的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云光中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经审理查明:2005年至2018年,被告人云光中利用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委常委、满洲里市委书记,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等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职务提拔等方面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近亲属等人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折合共计人民币9432万余元。
        在鄂尔多斯共事的多位下属被查
        今年10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乌海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郝健君主动投案。这个郝健君,正是云光中在鄂尔多斯市任职期间的下属。
        2008年2月至2014年1月,云光中曾在鄂尔多斯市工作了5年多,担任市长2年,市委书记3年。云光中主政鄂尔多斯时,郝健君担任鄂托克旗旗委书记。
        被判无期徒刑的鄂尔多斯市副市长,内蒙古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厅长李世镕也是云光中在鄂尔多斯的下属,于2011年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他同样存在家风问题,判决书披露,李世镕是家族式腐败,其妻子胡瑞萍、儿子李俊达、女儿李金凌、哥哥、侄子和情人都涉案。
        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委原常委、宣传部部长苏建荣于去年6月被查,后开除党籍。苏建荣在担任鄂尔多斯市委常委期间,长期与云光中在同一班子中共事。
        与云光中一样,白向群、邢云案均是辽宁省大连市中院审判。
        白向群贪污受贿近亿元 被判16年

\

        2019年10月24日,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受贿、贪污、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案,认定被告人白向群的行为构成受贿罪、贪污罪、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二百五十万元;对白向群受贿所得财物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违法所得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不足部分,继续追缴;贪污所得财物依法返还被害单位。
        庭审资料显示,1999年至2018年,白向群利用担任共青团内蒙古自治区委书记,中共乌海市委副书记、乌海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乌海市委书记,中共锡林郭勒盟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配置煤炭资源、开发地产项目、承揽建设工程、职务调整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515万余元,其中索贿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65万余元。
        邢云贪污受贿4.49亿余元,被判死缓

\

        2019年12月3日,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受贿案,对被告人邢云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对邢云受贿违法所得及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邢云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经审理查明:1996年至2017年,被告人邢云利用担任中共伊克昭盟委副书记、伊克昭盟行政公署盟长,中共伊克昭盟委书记,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包头市委书记,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职务调整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近亲属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49亿余元。
        中央的通报称,邢云理想信念丧失,政治上蜕化变质,长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职务晋升、工作调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突击提拔调整干部,违规干预司法活动,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经济上贪婪成性,收受巨额礼金,与私营企业主沆瀣一气,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私营企业主谋取利益,肆无忌惮进行权钱交易;生活上腐化堕落,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云光中等人的腐败案让内蒙古决定倒查20年
        内蒙古自治区是世界最大的露天煤矿之乡,中国重要的能源保障基地。全区12个盟市中11个有煤矿,现有煤矿523处,核定产能12.8亿吨。一段时期以来,内蒙古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集中,成为污染政治生态的最大“毒瘤”和源头。
        高层亲自指示批示
2020年4月2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的一篇题为《国家能源集团:开展内蒙古煤炭资源问题专项整治》,文中透露一点重要信息:内蒙古涉煤腐败问题引起了习近平的重视。关于内蒙古自治区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习近平有重要指示批示。

\

        在此之前,内蒙古召开了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会议。当地官方直陈,此举是“针对云光中、白向群、邢云、云公民等腐败案件暴露出的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
        专项整治工作展开后,立刻有数名官员应声落马。
        4月18日,内蒙古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内蒙古煤炭地质勘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现任党委书记、总经理郝胜发,原党委书记、总经理莫若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4月24日,内蒙古霍林河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何江超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此后三个月间,四十余名处级以上官员先后涉煤落马,其中不少都是退休官员。
        今年,国内惟一公开发行的反腐败期刊《廉政瞭望》杂志刊文《内蒙古“四虎”的政商魅影》,揭秘了内蒙古煤炭“四虎”云光中、邢云、白向群、云公民背后的商人,其中,内蒙古首富杜江涛被指涉白向群案,神秘商人荣三军被指向云光中案,董介荣被指向邢云案。
        云光中与荣三军
        时光回溯二十年,2000年,内蒙古“四虎”中有三虎已羽翼丰满。当时,云公民是自治区政府副主席,邢云是伊克昭盟盟委书记,白向群是自治区团委书记。而云光中,当时还只是和林县委书记。
        此后二十年间,云光中却急速蹿起、弯道超车,最终官至自治区党委常委,足以比肩云公民与邢云,甚至超越了白向群。云光中能够青云直上,除了自身努力,还有一个人物不得不提,那便是号称“荣部长”的神秘商人荣三军。
        据悉,云光中与荣三军相识很早,两人的父辈便是朋友。荣三军早年参军,后来下海经商。在云光中仕途的关键时刻,荣三军伸出了援手。伴随云光中一步步高升,荣三军在商场攻城略地,风光无限。
        无论云光中做县委书记,还是日后成为自治区党委常委,荣三军可以不敲门闯入云的办公室,拿起电话就直呼云光中的名字。了解内情的人都清楚,要拿到煤矿牌照或求取官位,只要荣三军点头了,云光中那一关会好过得多。
        据当地人士介绍,云光中仕途起步阶段,荣三军出了不少力,甚至带着云光中多次前往北京。荣三军在呼和浩特买下一个单元内的两座豪宅,一处自己居住,另一处则是云光中的家,两人门对门挨着。
        2008年,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历任市长、市委书记。鄂尔多斯是内蒙古煤炭资源最丰富的城市,也是荣三军的故乡。正是在云光中主政鄂尔多斯期间,荣三军有了“地下组织部长”的名头。许多煤老板与云光中的交易,都由荣三军牵线搭桥。有求于荣的人,都要赶赴呼市求见。
        知情人士透露,荣三军这个“部长”的能量很大,他训斥县委书记时,经常爆粗口。有一次在呼和浩特的饭局上,荣三军的下属向一名时任鄂尔多斯市委常委敬酒,常委推说喝多了,浅尝辄止。荣三军当即拂袖而去。后来,这名常委上门请罪,云光中又组织了一次饭局,将常委与荣三军叫到一起,那名常委喝得烂醉如泥。
        2019年中,荣三军在呼和浩特市郊的一座喇嘛庙中被带走。不出一月,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的云光中落马。
        邢云与董介荣
        云光中有荣三军,邢云有董介荣,江湖人称董二。鄂尔多斯人董二横行的时代,坐在市委书记位置上的正是日后的巨贪邢云。
        邢云是土左旗人,仕途起步于包头,与鄂尔多斯的董介荣并非旧识。1993年,邢云调任伊克昭盟副盟长,此后历任盟长、盟委书记。2001年,伊克昭盟改为鄂尔多斯市,邢云担任首任市委书记。正是在鄂尔多斯工作时,邢云认识了只是建筑包工头的董介荣。
        在邢云主政鄂尔多斯期间,董介荣迅速发家,以BOT方式拿下多条鄂尔多斯境内的高速公路经营权。2001年中,一直在鄂尔多斯经营的董介荣突然进行跨区域扩张,在包头高新区注册成立企业。几个月后,答案终于揭晓。2001年12月,邢云晋升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同时兼任包头市委书记。
        一名包头的退休官员介绍,包头与鄂尔多斯相距不远,在正式任命下达前一个多月,两地官场才传出相关消息。董介荣却提前半年就做好布局,很可能邢云是向他交了底,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有邢云的庇护,董介荣在包头的生意依旧顺风顺水。董介荣拿下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其中包括包头机场高速。
        2006年左右,董介荣卷入震惊一时的鲁能私有化事件。一名北京投资界人士表示,“董介荣一直在内蒙古做建筑,对北京、山东并不熟悉,以他的财力与专业程度,不可能运作这种资本收购。”
        如今一种流传较广的说法认为,鲁能私有化的始作俑者是“明天系”创始人肖建华,肖借用了董介荣的公司。而将“老实听话”的董介荣引荐给肖建华的,或许便是邢云。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君正集团董事局主席杜江涛都被视为内蒙古新一代企业家的典范。年轻英俊,出身书香门第,拥有傲人学历,三十出头就富甲一方,他以煤炭起家,更在资本市场上频频出手,掌控多家上市企业,稳坐内蒙古首富宝座。
        杜江涛指向白向群案
        2019年,杜江涛的事业出现拐点。在全国两会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对外确认,杜江涛被责令辞去全国政协委员。关于杜江涛卷入贪腐案件的说法不胫而走。再联系他的发家之路,人们不由得想到此前一年落马的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
        1987年,杜江涛以乌海市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北京理工大学工业管理专业。当年乌海理科第一名郝虹,日后成为杜江涛的妻子。大学毕业后,夫妻两人在京城商界打拼。2003年,他们回到家乡乌海,不到五年时间,杜江涛创建的君正集团成为资产规模超30亿元的大型企业。
        就在杜江涛回乡创业的同一年,乌海迎来了一名新市长。白向群由自治区团委书记调任乌海市长,2008年,又接任市委书记。关于白、杜二人的关系,坊间早有传言。直到反腐专题片《国家监察》播出,许多细节终于浮出水面。据专题片中内容,白向群为一个内蒙古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杜某某进行煤炭资源配置,就收取了一套价值1600多万元的北京房产。
        多名内蒙古人士确认,片中的杜某某即是杜江涛。白向群落马前后,杜江涛曾协助调查,如今他已获得自由。
        白向群敛财上亿,在呼和浩特、北京、海南等地拥有十几套房产,家中名酒上千瓶。他利用主政乌海这片“乌金之海”的资源,为许多煤老板大开方便之门,从而收取巨额贿赂。
        在白向群一案中,有一个词经常出现,就是煤炭资源配置。比如他为杜江涛进行煤炭资源配置,收取了京城一座豪宅,他为海南一个老板进行煤炭资源配置,又收了500万元现金。
        据内蒙古一名煤炭业内人士介绍,内蒙古的煤炭资源配置采取行政配置和市场化配置两种方式,尤其是行政配置模式,等于让地方长官拥有了巨大权力。哪里是好煤矿,配置给哪家企业,中间有惊人利润,更有巨大运作空间。
        2018年,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全面实施煤炭资源市场化出让的意见》,提出决定对煤炭矿业权实行市场化方式出让,政府不再研究新设井田的煤炭资源配置事宜。
        云公民与“省部级高官杀手”——张新民
        白向群、邢云、云光中,每个煤炭“大虎”后面都有一个神秘的商人,云公民也不例外。

\

        云公民离开内蒙古后,始终没有离开煤炭。山西同样是煤炭大省,云公民在山西官场六年,与多名煤炭富豪纠葛不断,甚至在他担任太原市委书记任内,“山西首富”张新民成为当地的“地下组织部长”。
        2005年,张新明以身价10亿,领跑山西煤老板兵团,由此也被称为“山西首富”。彼时的云公民官至山西省委副书记,并先后兼任太原市委书记、山西省委宣传部长。
        2014年10月,山西省大同市委书记丰立祥被查,彼时的媒体报道中就提到:丰立祥与张新明交往密切,这在太原及大同官场高层间早已心照不宣。丰立祥任太原市委组织部长期间,因张新明与包括时任太原市委书记的云公民等多名省级领导关系密切,云公民、丰立祥、张新明被称为太原市人事“三人小组”,共同主导太原人事安排,凡张新明要求提拔者,几无不从。
        彼时媒体调查,当时落马的丰立祥,之所以能官至大同市委书记,与张新明向山西一些省级领导请托有关。而文章说的一些省领导就包括时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的云公民。直接卷入张新明,或与大宁金海煤田的采矿权有关。
        2014年8月4日,张新明因涉嫌涉黑、洗钱等问题在太原被警方的办案人员带走调查。报道说:当日清晨,在太原长治路的寓所楼下,华润山西煤矿并购案的另一主角张新明,被荷枪实弹的警察带走。随后,他就再无消息。
        接着,侯伍杰、金道铭、令政策、申维辰……张新明被媒体送了绰号——“省部级高官杀手”。
        从履历上看,云公民有19年的时间并不在内蒙古,但他发迹于内蒙古,特别是在由仕转企,执掌原中国神华和中国华电后,他对内蒙古的影响力犹在。
        云公民毕业于清华大学,仕途顺遂。43岁任正厅级的伊克昭盟盟长,47岁担任自治区政府副主席。2001年,51岁的云公民南下山西,就此离开内蒙古。
        他曾主政的伊克昭盟,已经变为鄂尔多斯市。距离鄂尔多斯市中心不远,一座位于山脚下的酒店,成为了专案组的办公地点。许多豪车与司机等候在酒店门口,那些身家不菲的煤老板就在酒店内接受询问。这些司机偶尔会闲聊几句,连他们都知道有份“云公民名单”,据说是云公民回忆了多年来与他有利益勾结的官员、富商名字。
        云公民离开山西赴京任职,此后执掌华电集团5年时间。华电集团的经营范围包括煤炭,在山西、内蒙古等地拥有多家煤矿。云公民任内,推动资源整合,华电集团加大投资,买下了山西、内蒙古等地的多家煤矿。这些煤矿原本属于煤老板,在出售给央企的过程中,其交易价格向来为人诟病。
        在那段时间,众多小煤矿要么被整合进大型企业,要么面临关停命运。云公民因此变得炙手可热,许多鄂尔多斯的煤老板进京求助,希望将煤矿卖给云公民。
        云公民的内蒙古官场资历颇深,被人称为老爷子,但此时他吃相太难看,有些老部下都颇有微词。当年分管鄂尔多斯市煤炭工作的常务副市长李世镕,将不少煤老板引见给了云公民,后来他在接受调查时表示,老爷子的胃口太大,令自己这个中间人不好做。
        云公民搭档李庆奎被查
        2019年10月24日,已退休6年的云公民被查。而在他被查前,他在中国华电的搭档南方电网原董事长李庆奎被查。
        2019年10月22日17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南方电网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审查调查。
        简历显示,2007年11月,李庆奎来到中国国电集团公司,任副总经理、党组成员,4个月后出任党组书记、副总经理。
        2008年6月,李庆奎转赴中国华电集团公司,出任党组书记、副总经理;2013年11月升任华电集团董事长,并继续担任党组书记。
        简历显示,云公民于2006年10月至2008年6月,任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党组副书记。
        两年后,也就是2008年6月起,云公民任中国华电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华电国际董事长(兼),直至2013年11月。
        政商勾结,贪腐金额过亿,如今内蒙古煤炭“四虎”中的邢云、白向群、云光中均已接受到法律的审判,云公民受审或只剩时间问题了。
        注:本文系“能源100”综合整理自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廉政瞭望》、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政知圈、北京头条、澎湃新闻等 

煤炭会展
煤炭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