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光伏  /  逆变器观点  /  从写给能源局的一封匿名信看光伏...
从写给能源局的一封匿名信看光伏消纳难!
2020-05-27 12:26:34
摘要:当促消纳两次写入一字千金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上升为国家意志,人们在看到政府坚决支持光伏产业发展决心的同时,也展露了光伏消纳“老大难”的一面。

    消纳难,难于上青天。

    对于久拖未决的光伏发电消纳难问题,想必每一位光伏人都不会陌生。
    从2015年“三北地区”高达双位数的弃光比例,到2019年春节山东、安徽合肥光伏电站停运通知,到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将消纳难列入阻碍光伏发展的五座大山之一,再到“有效缓解弃水、弃风、弃光状况”写入2017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再到“加快解决风、光、水电消纳问题”写入2019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
    当促消纳两次写入一字千金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上升为国家意志,人们在看到政府坚决支持光伏产业发展决心的同时,也展露了光伏消纳“老大难”的一面。
    《举报信》流传光伏圈
    前不久,光伏圈流传的一封写给国家能源局的《举报信》,再次将光伏消纳难问题推向公众视线。

    据国家电网山西省电力公司向山西省能源局出具的《关于2020年光伏发电项目消纳的意见》显示,2020年全省新增光伏发电项目开发建设规模600兆瓦,某光伏企业因要在大同规划建设5GW高效单晶光伏组件制造和6GW高效电池片制造项目,符合新能源全产业链建设要求。因此,上述新增建设规模将全部配套给该光伏企业。

    这一纸文件引起了其他新能源企业的不满,举报者故而写了一封匿名举报信,讨个公正,突出了消纳难影响光伏产业发展的严峻问题。
    消纳难由来已久
    据了解,与户用分布式光伏电站不同,集中式光伏电站容量大,装机规模多在几兆瓦、几十兆瓦左右,还需二套升压,建设配套设施,且分布在用电量不大的偏远地区,需要高压输送,对电网带来压力很大。也正是由于消纳空间有限,消纳问题突出,“粥少僧多”,才令其他新能源企业同样嗷嗷待哺。
实际上,消纳难问题不止在集中式光伏电站上有所体现,就连一向以分散、灵活、易入网的户用分布式光伏领域也面临类似窘境。
    2017年12月29日,安徽省亳州市发改委下发《亳州市发展改革委(物价局)国网亳州供电公司关于促进全市新能源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称,从2018年1月1日起,全面暂停全市商业光伏发电项目备案,亳州地区电网全面暂停受理商业光伏发电项目。

    《通知》指出,截至2017年11月底,全市已建成并网光伏项目88.74万千瓦,占全市最大负荷的53.3%;在建或已取得电网接入意见光伏发电项目43.34万千瓦,合计光伏发电项目规模132.08万千瓦,如全部并网后将占全市最大负荷78.3%。根据《安徽省能源局关于推进光伏电站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皖能源新能〔2016〕30号)要求,原则上各市规划光伏电站装机规模不得超过本市最大负荷的40%,超过以上限额需编制电网接入和消纳专题报告。
这也是国内首个因为消纳问题而提出禁止建设光伏电站的城市。
    近年,尽管国家电网的消纳能力加大,户用光伏电站容量不超变压器容量25%的规定已经取消,但国内光伏装机增长迅猛与电网消纳能力有限之间的矛盾并未得到有效缓解。在业内人士看来,光伏进入平价上网时代,消纳难仍是制约整个产业快速发展的最大障碍。
    目前,光伏发电、风电、水电、消纳难等问题,早已获得国家的高度重视。促消纳两次写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上升为政府意志去解决,就是明证之一。同时,国家电网也在加快特高压项目建设,力图通过“西电东输”等问题解决这一难题。
    消纳难层因探究
    可现实问题在于,特高压项目建设、农村农网升级改造不是一朝一夕之功,故寄望短期解决消纳难问题并不现实。
    另外,因光伏发电存在波动性的天然短板,致使电网方对光伏发电还存在一定“偏见”,在个别省市区仍有“限电”问题的发生,这也是发生消纳难的原因之一。还有,两大电网与五大发电集团之前长期存在的合作格局,也是民营光伏电站投资方很难打破的一种平衡。这也导致在仍以火电、水电、核电、气电为主要电源的格局下,身为替代电源的光伏发电仍处于相对弱势地位。
    三管齐下,解决光伏消纳难
    有鉴于此,要破解光伏发电等新能源电力消纳难的瓶颈,还需加快推进电力改革,多管齐下的促消纳。
    首先,需要在立法层面提升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市场地位。4月10日,国家能源局就《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源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提出要优先发展可再生能源,建立健全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保障制度等,但并未明确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市场主体地位。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若在宪法层面明确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市场主体地位,让其享有与火电相同的权利和义力,这将会进一步提升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的市场热情。
    其次,加快推进电力制体改革,放开“隔墙售电”等,建立全面的电力市场化交易机制。自2015年以来,电力体制改革稳步推进,比如进行输配电改革、启动“基准定价+浮动机制”等,但改革的进度与当下可再能源电力发展的现状仍不“协调”,放开“隔墙售电”的进程偏缓。
    第三,两大电网需加快特高压项目建设,加速城市电网、农村电网的升级改造,以提高集中式和分布式光伏等可再生能电力的消纳空间。
    作为未来主力替代能源之一,光伏发电发展空间广阔。作为战略新兴产业之一,光伏产业发展前景一片光明。目前,消纳难、欠补等问题给产业已带来巨大的压力,影响到了产业的健康发展。因此,解决消纳难、欠补,早已无时可待!


太阳能会展
太阳能企业